明月珠前,一生美满。

我同桌——一个眼粉的自我修养——光头王?

+

错把萍水相逢当命中注定。
喜欢这句话。

+

(喻文州生贺)做梦的姿势不太对

  “编号2333,姓名,喻文州。”
  “身高,178,出生日期,0210,血型,O。”
  “系统检测一切无误,开始传送。”

  喻文州醒过来的时候觉得世界变了,睁眼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像是酒店。
  他有点紧张,攥着被子坐起来。
  ……被绑架了?
  …………一个书屋老板有什么值得绑架的。
  他有些头痛,是退役了之后遗留的老毛病,哪天醒过来不大愉快就会发作。只好默默垂着头缓了会,片刻后抬头发现不远处桌上有一部手机和两张卡。
  再转头,沙发上有一套休闲服。
  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披着被子...

+

  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也没有见过少天的女朋友呀?

  这题太简单了不用想都是满分吧是因为没有女朋友嘛对吧我还年轻,队长不也没有女朋友吗?

  哦~少天喜欢什么款的?

  嘘……让我猜猜。你不会要说,你喜欢的款不是女的吧。

  喻文州套着那件陌生的毛衣,鼻子因为温度略低而泛红,他说这话的时候依旧抬头透着玻璃房顶看北京夜空那罕见的三颗星星。
  黄少天莫名紧张起来,他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他几乎想让面前的人住嘴,不要再说飘忽在早定好的界限边缘的话。
  但他什么都没做,也不插嘴,可能是因为这一刻同样是他所期...

+

就是这样,你们都幸福。

+

#炸贱


你有没有看到血?

我不是第一次看到血。

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血……

他的血。


……那个人该死。

该死!!


“直到你变强之前……我来保护你。”

“说定了。”


……

阿希,

我会变强,

我会变得,比任何人,都要强。

+

【王喻】好久不见

唉,好日常,好喜欢王喻(


  王杰希随意吃了点东西,抱过自家的喵星人准备和自己的新邻居来场新世纪的友好会面。
  他顺着红花的背,目光往自己家里嘀溜着,看看有什么能带着送送,以表乔迁之喜。
  最后无计可施,看着时间快到了,随意捎上一袋冰糖话梅。

  说实在话,王杰希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人会搬到自己身边来,在广州生活了那么多个岁数, 怎么就学了个说走就走的毛病,黄少天倒也舍得。
  正思量着就听闻两声犬吠,怀里的红花抖了两下,兴高采烈地蹦下去对着大黄狗蹭。
 ...

+

【王方】花猫

有可能ooc

谦谦太可爱了,吃安利吗!


王方


  “老爷不好啦!老爷不好啦!“

  林杰一脸崩溃地看自家小厮冲到自己面前来,”又怎么了?“

  “士谦少爷他,他在当铺……当铺,和杰希少爷打起来了!!!“

  “……………?!“

  小厮听闻这句,倒不知接下来该不该讲。但瞅着林杰因痛苦复杂而扭曲的脸,舍不得不说。

  “士谦少爷在杰希少爷午歇的时候吧…………去了趟隔壁的染坊吧…………那个吧………………“...


+

  说实话,王杰希觉得自己在遇到喻文州之前,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北京男人。

  可素这个普通男人不仅打游戏!打的还是荣耀,还养猫。

  这能忍吗?喻文州这么对自己说。

  他其实就是在对自己催眠罢了……颜好的哪儿没有,看看周泽楷。和善的哪儿没有,看看林敬言。心有灵犀的哪儿没有,看看黄少天。

  不过就是喜欢……哎,中意上一个王杰希罢了。

  一个王杰希罢了,可怎么就是搞不到手呢。


  喻文州公私分明,也就是场上要搞搞魔术师,场下要搞搞王杰希。

  场上他可以毫不留情面,用看上去像细雨拂面本质就针针见血的战术和微草周旋。场下也...

+

#叶喻/喻叶

都退役设定,没抽过烟,描述不当抱歉。


  叶修抽着根烟,在小区门口跟喻文州瞎扯些琐碎的事,不外乎想挖点联盟内部的小消息。

  喻文州不常见地没有挺直背,他的面目明明灭灭被烟雾笼罩。跟着叶修的话题就嗯着啊着。

  他站得越久就觉得心里越塞,好像北京的雾霾已经呛进身体里去。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忽然想念起曾经搭档黄少天日常的烦和同事王杰希偶尔唠的家常。

  叶修呢……

  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他不止一次觉得累,但现在这种累好像还会翻倍,无限的那种,快把他的脊梁压弯。

  叶修突然也就停下了,他发现喻文州不再说话,整个人病恹恹。

 ...

+

【黄喻】雨下了又停

雨下了又停

黄喻


  最近的广州,一直下雨。

  黄少天还是忘带了伞,可他现在想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寿司再回食堂……至少等秋葵被他们分完。

  他开始蹲在蓝雨隐蔽的后门口思考,上次是把伞放在哪了。想到一半开始自顾自抱怨雨伞这东西丢的频率真是和女孩子丢皮筋的频率不相上下啊真烦秋葵哪里好吃……

  “少天?”

  喻文州的声音自头顶上传来。黄少天吓得脚一滑,“卧槽”一声差些从台阶上滚进雨里去。他抬头费力地瞅喻文州,只能隐约看见一个下巴。

  “你没带伞?”声音又传...

+

#炸贱


  ……我没有走上前。

  他们靠得很近,近到我的心莫名揪了一下的距离。

  在干什么?在干什么?在干什么?

  在说什么?说什么?

  …………

  ………………

  贺天的手绕到他的背后,他被环住了。

  我好像有些呼吸不顺畅。

  那是他。

  那是他,所以旁边的位置是我。

  如果有一天旁边的位置不是我了。

  那也不该由任何人代替。

  ……

  任何人。

 

+

【黄喻】米唐

依旧复残


  喻文州在回国的飞机上睡得很熟,他一般都习惯于靠窗坐。

  邻座的位子除了黄少天也没有更好的人选,卢瀚文偶然坐过一次,结果全程都接受着来自黄少天的目光射线。虽然事后当事人根本不承认,只是说担心他吃不惯X航的食物……喂!这种蹩脚的理由到底谁会信。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队长睡着了啊……

  黄少天手里一份报纸,头条是中国队胜利的消息,但他的视线却始终粘着在身旁人脸上。喻文州很少在别人面前露出疲态,可黄少天不是别人啊,反而,他也像是一次都没有错过,并乐此不疲地期待下一次。...


+

#炸贱


  我小时候觉得自己是超人,妹妹说她想当我的公主,拒绝。

  后来认识了一个名字很奇怪的人,叫见一。

  他总是一个人玩。

  我是正义感爆棚的超人,所以就分点超能力给他吧,看那副快要红鼻子的样子。

  以后才知道,超能力的期限很长很长。

  长到我们一起小学,初中,长到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要和他绑定在一起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他正在躺在长椅上。

  斑驳阳光落在他白色的校服上。...


+

#炸贱


  情书是他给我的。

  情书是那个女生委托他给我的。

  他很正常,表现得和以前一样,可是哪里不对?

  那个黑头发吗?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很久之前吗?现在为什么有点碍眼?

  不可否认他的头发很软,但为什么你能摸?

  把那只手放下。视线别向他的领子里飘。

  他把衣服撩得很高,为了擦汗。

  不,他身上不该有别人的味道。

  天热得让我也忍不住脱下衣服,在换场时罩在他头上。

  舒服多了,被我的气味围绕着的他。

  “交给我。”

+

【王喻】偏爱

复健


  喻文州疲惫地坐在地上,房间里很多东西都摆得乱七八糟,或许已经称不上摆了,纯粹胡乱放着。

  他伸了根食指搓了搓身旁地板上的灰,借着黄昏的光看清灰蒙蒙的指腹。

  被送出国是三个月前的事。

  就在这间房子里。

  王杰希现在在哪儿呢?

  他又把头埋在了膝盖窝之间,身上的衬衫被主人揉得早已不再平整。裤脚甚至都是翻了一半的,为了不被很快找到喻文州把身上的一切看上去有些现代化的东西全都扔了,甚至不放过内裤边角可能出现的信号发射器。...


+

【周翔】我的男朋友摔坏了脑子

http://claree.lofter.com/post/30474a_6011c21 ←遥远的上篇(。

脑里有shi


  这大铁块不是一般的重,江波涛一边努力推着一边瞟了眼放空状态的孙翔。

  试问,当一个人的蓝盆友被困时,该有什么反应?

  答一:去救他。

  答二:赶紧去救他。

  答三:就算困,也要一起困!

  所以说……小孙这还是接受不了?

  犹豫着犹豫着江波涛也动作缓了下来。

  这把...

+

  喻文州觉得今天的天气棒棒的,一大早就放晴,阳光似乎都在努力地钻进角落……就像对黄少天偷偷的爱慕一样。

  他站在宿舍和训练室中间的走道上,窗户大敞,清晨还略带凉爽的风就这么吹了进来。没从春节假期缓过来的疲惫精神依旧没能阻止蓝雨队长的早起习惯,喻文州会停在这条走道上,也算是他的一个习惯。

  他习惯于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在这个地方,慢慢数清他对黄少天的小喜欢。可能是看着某一天渺渺的细雨,也可能是盯着有些泛着旧色黄白的墙砖。其实更多时候,他宁愿是像今天一般的阳光——这可比前两幅略带悲情色彩的情景好多了,或者说,更接近于黄少天。

  喻文州只在一天的这个时段...

+

【周翔】我的男朋友摔坏了脑子

我的男朋友摔坏了脑子


轮回全员/周翔/喻黄黄喻/江波涛(?


如果说等待的话,实际上是一件无期限的事。

与本文无关的一句话。


  今天的轮回依旧生机勃勃。

  江波涛副队长在清晨六点拉响了所有房间的铃,第一个冲出房门的是方明华,一个穿戴完毕的方明华。

  “早啊,副队。”肩上空空如也的方哥说。

  “……”

  江波涛:“你的装备呢?”

  方明华:“……”...


+

  王杰希觉得这个冬天不比以往冷些,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喻文州的新年祝福,照片里的蓝雨队长穿得很少。他又想这个时候的广州已经热起来了吧。

  过了两秒他垂下眼纠正了自己的错误,现在不是冬天是春天了。然后点了转发,内容大不了也是那些客套的新春祝福再加上一句大家都捉摸不透的“别再生病就好”。

  过了几分钟王杰希就如愿收到了喻文州的回复,虽然是在私信里。

  “如果运气不好,就只能再麻烦男朋友大人千里迢迢来看我了。”

  …………末尾还有个cate的表情……

  王杰希扶了扶额。

  “机票归你 /doge”

+

不知道打什么tag

私心打一个喻文州tag吧,其他也不知道该打什么了(。


  “……少天,你在干什么?”

  喻文州惊呆了,他今天在蓝雨兜了整整一圈一个人都没看见。正在踌躇之际突然一阵白光闪过将他送到了一个类似于……片场一样的地方?

  黄少天着了一身老干部下乡的服装,拿了把枪对准了本应在千里之外的微草队长。王杰希显然穿得也不太正常,像个农民一样,头巾包住头发,更显得一对大小眼炯炯有神。

  喻文州真的惊呆了,他的副队显然是看到了他,不过眼光一闪还是叩响了扳机——“砰!”

  旁白:他开枪杀死...

+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并不懂爱情,或是他自己懂得不对。

  喻文州也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心里生了一个奇怪的病,怎么治也好不了。在没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他已经想不起来了,有些遥远。但时间匆匆又过得太快,在一起了这么久,好像都在过着重复的感情生活。

  为什么会觉得重复呢?

  他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表情微微呆滞,放空了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然后他坐起身,下床找出一本带锁的笔记本,轻巧地用手拨弄着。

  第一位不用拨。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

南京,黑白。

+

呔(黄喻黄无差)

打架梗,记得有人写过……呃如果梗有重复抱歉。

oooooooooooooc


  说真的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他就觉得,和这个人做不成朋友。

  那时候喻文州还没那么圆滑,但也总保持了一幅好欺负的好人样子。大家都年轻,气盛地心里都会以实力来判断对方是什么样的货色。

  喻文州怎么会不知道黄少天,谁让他是队长魏琛从网游里扒到战队里的特殊人才。

  他们一直不太熟,直到喻文州把魏琛挑了三盘,才真正有了转机。


  魏琛落魄的背景还深深留在黄少天脑子里,他...

+

“孙翔,起床了。”
肖时钦一大清早起来就忙活到了现在,刷牙洗脸打扫卫生出门去菜场买中午的菜再回来做早饭。
倒腾完了之后他给自己冲了个澡,谁让这天气热得让人没法活。
他清清爽爽地又滚回了他和孙翔的被窝,从背后把男友抱住,如果不是身高问题他倒是想把孙翔整个圈进来。
而此时小斗神终于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摸摸围在自己腰间的双手然后翻了个身,正面对上。
“……几点了?”
“九点半。”
“你起来过了?”
“嗯,早饭就等你起来再煎两个蛋了。”
“……这么好……唔,再两分钟吧……”
“说好两分钟啊。”
肖时钦嘴里应下了,就开始有些无所事事地盯起了孙翔的脸。分明棱角被这腻腻呼呼的赖床气氛所柔化……这双眼睛只...

+

蓬蓬裙王子(江周)


从前有个小矮子,他的爸爸叫七个,他的妈妈叫小矮人。
于是大家都爱叫他七个小矮人。
从前还有个国家,有一个小王子,叫周泽楷。
周泽楷长得很好看,以至于在国王看不见的时候,王后总爱给小小的他套上可爱的蓬蓬裙。
后来周泽楷长大了,小矮子也长大了,并不是那么的矮,森林里的大树爷爷跟他说这都是天使给他施下的魔法。
七个小矮人好奇地继续问,为什么天使要给我施魔法呀?
大树爷爷伸出自己的枝干拍拍他的头,意味深长并慈爱地告诉他,大概是有使命吧,所以要快些长大。
这时候周泽楷已经过了能穿蓬蓬裙的年纪,乌黑顺滑的短发再配上英俊的面容,总是忍不住让皇宫中路过的侍女们红了脸庞。
很快也到了该找女孩订婚的年纪,王后在...

+

无聊极了

+

换个名字掉粉吗??这里以前是【鸾尾花景。】可能等会也会换个头像……嘿嘿沉寂好久了。

+

黄少天困得脑子都要炸了,但他还是得坐在中国国家队赛后新闻发布会的台上。
各国记者乱七八糟的语言交杂在一起,他只觉得神明正在试图把他的眼皮粘在一起。
叶修作为领队开始放最后的嘲讽,队长喻文州刚刚坐下。
黄少天突然感觉有人在挠自己的手心,以自己熟悉的方式。
圆润的指甲划过掌心的纹理,酥酥麻麻的细小感触就这样沿着神经向上传达。
他偏过头就看见喻文州在对他笑,不是面对记者那副公式化的面孔。
嘴角勾起的关心真实,眼眸里蕴藏的都是宠溺。
“少天,再忍一会就好。”
他靠过来轻声说,软糯的声线没人抗拒得了。
困倦的剑圣眼神变得清明起来,但却偷偷红了耳朵。

#为什么我上课睡觉却没有这样的男票#

+

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脸、腿、胳膊,对黄少天说:“这些都是你的。”
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心。
“而这里,都是你。”

+

© 方欺 | Powered by LOFTER